彼得·林奇:什么样的人才能在投资这场游戏中获胜 - 水果奶奶高手论坛

彼得·林奇:什么样的人才能在投资这场游戏中获胜财经

2018-04-07

彼得·林奇:什么样的人才能在投资这场游戏中获胜

2018-04-06 07:07来源:金融读书会基金/游戏

原标题:彼得·林奇:什么样的人才能在投资这场游戏中获胜

编者语:

1977531日,如果人们在麦哲伦投入1000美元,13年后,到1990531日我离开这天,这1000美元将变成2.8万美元。”这是“股票天使”彼得·林奇的成绩单。彼得·林奇最初是怎么对股票市场感兴趣的?他的投资秘诀是什么?什么样的人才能在投资这场游戏中取胜?以上这些问题,彼得·林奇在1996年的一次采访中一一作答,从人生经历讲到投资哲学。如果你对彼得·林奇充满兴趣,那你一定不能错过这篇最经典的采访。敬请阅读。

回答人/彼得•林奇;采访人/美国公共电视网;翻译/穆启国(川财证券)和股市的早期接触

PBS:你最初是怎么对股票市场感兴趣的?

林奇:我成长于1950年代,11岁的时候开始当高尔夫球童。1950年代,股市的表现非常好。我在牛顿西部一个非常高级的俱乐部做球童,这个俱乐部有许多人,包括公司高管,有些人会谈起股票,他们会提到一些上市公司的名字。

我会去报纸上查看这些公司的股票走势,一个月之后、一年之后再去查,当时我注意到这些公司的股价上涨了。于是我就开始关注股市。当时我没钱投资股市,但我记得1950年代股市的走势很强劲,许多人在高尔夫球场上谈论股票。

PBS:你买的第一只股票是什么?

林奇:当时我得到了上大学的奖学金,FrancesWimen奖学金,其实这个奖学金有一部分是助学金,他们给我1000美元,让我上波士顿学院,其中300美元是奖学金,剩余700美元需要我做球童来赚。

所以,我那时有能力攒一点钱,我在冬天也工作。在我念大学的时候,我对航空运输行业做了一点研究。我看上了一家名叫飞虎的公司。我投了1000美元,我记得我认为这家航空运输公司将成为未来的明星企业。我买了这只股票,结果运气非常好,这只股票因为其它原因大涨。

那时越南战争开始了,这家公司运送了大量的士兵前往前线,股票涨了10倍吧。这样我就遇到了我的第一只10倍股。我从20美元开始卖出,一直卖到80美元,这只股票的获利支付了我读硕士的学费。

PBS:你原创了“四倍股”“五倍股”等等术语,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奇:我一直很喜欢棒球。10倍股这个词语来自棒球,股价上涨10倍就是10倍股。在你的一生中,你不需要碰到很多十倍股。你只需要碰到少数几个十倍股就行了。

PBS:这就是你的秘诀吗?

林奇:秘诀是如果你投资大量的股票,其中有些股票的表现很一般,有些还可以,但是如果有一两只涨势如虹,你的回报就很靓丽。

人们通常的做法是一只股票涨了20-30%,他们就卖出,他们会持有赔钱的股票。实际上人们应该反过来操作,卖出赔钱的股票,让赚钱的股票多跑一会儿。市场上有的是牛股。

我在管理麦哲伦基金的时候曾经写过一本书,我在书里列举了在我管理麦哲伦基金期间涨幅超过10倍的股票清单,我投资过上千只股票,却从没买过这个清单上的任何一只股票。这个清单上的十倍股我全都错过了,但我管理的麦哲伦的表现依然很不错。

所以,股市上有许多牛股,你要做的就是找到其中的几只就行了。这就是我的投资哲学。你必须要让你的牛股弥补你的错误。在投资这行,如果你10次投资能投对6次,你就很优秀了,10次对9次是不可能的。

投资和纯粹的科学不一样,在科学上,当你说“哦,我明白了”的时候,你会想出答案。但在投资上,如果等到你彻底想明白了,股价可能已经翻了两番了。所以,你必须得承担一些风险。

初入富达

PBS:你刚去富达的时候,当时的股市情况如何?

林奇:股市在1950年代大涨之后,表现得很不错,每个人都说,“现在是进场的大好时机。”因此,许多人在1960年代初期和中期入场了,1965-1966年,股市在1000点附近触顶,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富达的。

1966年,我是富达的夏季实习生。当时有75个应聘者竞争3个机会,但我给富达的总裁做了8年的球童。所以,这就是我这辈子经历的唯一一次面试,好像有点作弊。

1966年我在富达做实习生,我记得,市场当年的收盘价是1000点,16年后的1982年,市场的点位是777点。因此,1966年之后市场经历了漫长的盘整。

总的来说,1950年代初期,人们担心股市的走势,他们一直在场外观看,没有投资。股市开始猛涨,最后他们终于在1960年代中期大举入场,结果碰上了股市触顶。

PBS:所以人们其实是在错误的时间进场了?

林奇:许多人在错误的时间进场。有很多的人本来赚了不少钱,有些人说,“好了,我赚得差不多了。我再也不进场了。”他们可能想是这么想的,但后来可能还是又进场了。

PBS:你在富达的第一份工作待遇如何?

林奇:当时我的年薪是1.6万美元。我是一名研究员,负责纺织和金属行业。我记得第二年我的工资增加到1.7万美元。你知道,这在当时是很不错的待遇。

PBS:那时你还受到过其它工作邀请吗?

林奇:我当时上的是大学储备军官训练团(ROTC),先在军队服役两年,然后在宾大的沃顿商学院读两年研究生。所以,我加入富达的时候差不多25岁。

PBS:你执掌麦哲伦的时候多大?

林奇:那是1977年,当时我33岁。

PBS:当时麦哲伦是什么类型的基金?

林奇:它是一只小规模的进取型资本增值基金。麦哲伦基金基本上创建于1960年代初期。从这只基金的名字可以看出,它是一只国际基金,不过就在它于1963年成立之后不久,政府就对海外投资设立了门槛和重税。

因此,这只基金做的海外投资极少。它有做海外投资的能力,但当时几乎没有这方面的兴趣,海外投资的成本太高了。所以,虽然这只基金的名字是麦哲伦,但它主要是一只国内基金。当我在1977年接管它的时候,基金的规模是2000万美元。

PBS:这是你第一次做投资组合管理?

林奇:没错。1974年,我成为研究部主管,我依然是研究员,后来在19775月我成为麦哲伦基金的基金经理。

PBS:但是股市在1977年到1982年间实际上没怎么涨,可你的基金却表现得很好。你是怎么做到的?

林奇:我觉得,灵活是一个关键因素。我的意思是,我什么股票都买,有工会的公司、钢铁公司、纺织公司,这些股票全都在我的投资范围之内。

我一直认为,到处都有投资机会,我自己亲自研究我投资的股票。在我买的第一批股票里面有一只是塔可钟,当时人们根本不考虑像塔可钟这样的小餐饮公司。所以,我觉得当时我们表现不错就是因为我们会看各种公司。

我一直认为,如果你考察10家公司,你可能会找到一家有意思的股票,如果你考察20家,可能会找到2只,考察100家就可能会找到10只。考察的公司最多的人将在投资这场游戏中取胜。这一点一直是我的投资思想。

PBS1982年麦哲伦是怎么开始出名的?

林奇:在我执掌麦哲伦的头三年里,基金份额被投资者赎回了三分之一。当时,市场还行,麦哲伦的表现也很好,但人们对股票不感兴趣,他们不管,他们在弥补1950年代和1960年代的亏损,因此赎回了份额。

到了1982年,市场开始抬头,19828月人们开始申购基金,从那开始到19831984年,买基金的人就变得非常多了。

1982年,麦哲伦的五年期记录是最好的,1983年也是这样,人们通常会找投资记录最好的基金,报纸和媒体也会这么做,他们一找就找到了麦哲伦。

PBS:和我们谈谈你第一次上LouisRuckeyser节目的情形。

林奇:我记得当时是198210月,在股市突破1000点之前的一两周,那时克莱斯勒的股价是10美元,是我最大的仓位,我在节目上推荐克莱斯勒。

上了节目之后,我的亲戚朋友告诉我,“天啊,我们原以为你的水平不错。但你怎么能推荐克莱斯勒呢?你难道不知道这家公司快要倒闭了吗?太疯狂了。”不过,这笔投资的回报不错。

更有趣的是,1990年我又上了LouisRuckeyser的节目,当时克莱斯勒的股价碰巧又是10美元,这家公司之前分拆了股票,所以股价又跌回到10美元,我再一次在1990年的《和LouisRuckeyser一起看华尔街》的节目上推荐了克莱斯勒。

PBS:勾勒一下1980年代基金的增长。

林奇:1982年的时候,尽管我执掌基金已经5年了,不过基金的规模还不是很大。1982年年底市场开始真正发力,人们开始投资基金,19834月基金的规模突破了10亿美元。这在当时是很大的。我记得数字里面有许多零,就像是一个魔幻数字。

当时人们依然对股市非常感兴趣,有许多散户开始购买基金。他们买基金不是一买就是300万或500万美元,有许多人买2000美元或5000美元。资金的流入量不像潮水那么猛烈,但很稳定,每天都有人在买。

PBS:假如我在你执掌麦哲伦的第一天投入1000美元,在你退休这一天,我会获得多少回报?

林奇:1977531日,如果人们在麦哲伦投入1000美元,13年后,到1990531日我离开这天,这1000美元将变成2.8万美元。

PBS:谈谈1986年到1987年的变化。

林奇:人们对待股票的态度从1960年代到1987年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周期。最初人们痛恨股票,鄙视股票,如果他们在聊天中知道你是做股票投资的,他们立即改变话题,根本不聊你的职业;

后来,股市开始上涨,人们开始逐渐认真听你谈股票,再到后来人们知道你是做股票的,他们会问你,“你看好哪只股票?”,你去参加宴会,所有人都在谈论股票;

到最后,人们会向我推荐股票,不仅如此,我查看他们推荐给我的股票,这些股票三个月后都涨了。这是一个完整的投机周期。

1987年的股市崩盘

PBS1987年股市崩盘的时候你在哪里?

林奇:我和妻子当时正在爱尔兰度假,这是我们八年以来第一次度假,我们是在崩盘前一周的周四出发的,我们出发这天股市下跌了55点,那是我们第一次去爱尔兰旅行。

第二天周五,由于时差原因,我们在爱尔兰的一天快结束的时候,我打电话回公司,得知股市又跌了115点。于是,我告诉妻子,“如果股市下周一还在跌,我们最好回家。现在已经周末了,周末还在这里过。”结果,到了周一股市暴跌508点,我们就回去了。

所以,我的基金在两个工作日里缩水了三分之一。按照这种速率,这周肯定很难过。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定回去的原因,就好像我能做什么一样。

我说好像,意思是在市场的这种崩盘中你几乎无能为力。但是如果有投资人打电话过来问,“林奇正在干什么?”他们肯定不想听到这样的回答:“林奇正在打高尔夫球。”他们肯定更想听到我正在看盘,研究对策。

PBS1987年的股市崩盘为什么会发生?

林奇:我觉得人们对1987年崩盘的研究不够充分。我认为,我们真的必须从正确的角度来思考这次崩盘。

1982年的时候股市是777点,然后一路涨到1986年,涨到1700点。股市在四年里从777点涨到1700点。然后,股市在9个月里又涨了1000点。所以,19878月股市的点位是2700点。股市在9个月里上涨了1000点,然后在2个月里下跌了1000点,在这两个月的最后一天跌去500点。

所以,如果市场在1700点盘整,没有人会担心,但是市场在9个月里上涨了1000点,然后在2个月里下跌了1000点,其中有一半是在一天里跌去的,人们会说,“这下完蛋了。”

这两种走势不同,但股市的点位一样。所以真正的问题是,市场就是涨得太过头了,一直涨,涨到了无论是从历史经验来看,还是从市盈率、股息收益率等所有统计指标来看都高得难以置信的价位,但人们忘记了在19869月到19879月这12个月里市场的点位基本上没变。

股市在此期间涨了1000点,然后跌了1000点,可人们只记住了下跌。他们认为,“天啊,这是崩盘。全完了。股市会跌到200点。”但股市没有跌到200点。

这是非常独特的情况,因为公司的业绩很好。你打电话给上市公司,他们都会说,“我们搞不明白股市为什么会跌成这样。我们的业绩很好。我们的订单很充足。资产负债表没问题。”

PBS:这是不是你投资生涯中最可怕的经历?

林奇:1987年其实没那么可怕,因为我专注于股票的基本面。我会打电话给上市公司,询问他们的情况,研究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业务和商业环境。

股市暴跌有点可怕,但你要问自己,“下跌是否将影响广大消费者?是否将导致人们不再买车、买房、买家用电器,不再去餐厅吃饭?”你要担心的是这些。

事实是,1987年的大跌和1990年完全不同。在我30年密切观察股市的过程中,1990年的大跌是迄今为止最可怕的阶段。

PBS1990年有什么可怕之处?

林奇:1990年距今差不多整整六年。1990年夏天,股市在3000点左右。当时经济状况还不错。萨达姆决定入侵科威特。我们面临的情况是科威特遭到入侵,布什总统为保护沙特阿拉伯派遣了50万士兵前往沙特。

人们当时非常担心,“伊拉克战争是否将演变成另一场越南战争?”军界的许多有识之士说,“这将是一场艰苦的战争。”伊拉克当时的军队数量在世界上排第四。他们在和伊朗的战争中打得真的很好。伊拉克人非常彪悍。这将是一场漫长而又艰辛的战争。因此,人们对此非常担心。

另外,我们当时还遇到了一场严峻的银行业危机。纽约市的所有大银行、美国银行等等,美国的真正基石全都深陷泥团。这和一些铁路公司陷入麻烦有天壤之别。银行业的情况十分危急。

你不得不希望银行系统能够挺下来,并且美联储能够明白花旗银行、大通银行、ManufacturersHanover、美国银行对美国的重要性,希望这些银行能够幸存下来。

另外,当时经济出现了衰退。和1987年不同,1990年你打电话给公司,他们会说,“我们的生意开始下滑。库存开始堆积。我们的业绩不是那么好。”

所以,当时你必须要对所有这些情况有信心,你必须要相信不会爆发重大战争。1990年你真的必须要对美国的未来有信心,而1987年经济的基本面很好。

PBS:为别人管理这么多资金会不会有很大的压力?

林奇:问题不在于压力,我觉得没有压力,因为我热爱这份工作,我效力的公司是世界上最好的,我的待遇也非常好。我可以考察我想考察的任何一家公司。

我拜访公司不需要获得批准,工作十分自由。压力不是问题,问题是需要投入太多时间。我一周工作六天,就这样还是不够。

PBS:谈谈你妻子在超市里面无意中为你发现的一只牛股的故事。

林奇:我的运气很好,碰到了恒适这只股票。当时他们在波士顿、哥伦布等三、四个市场试销一种称作蛋袜(L'Eggs)的产品。我妻子很会买东西,她买了一些蛋袜回去,告诉我,“这东西非常好。”

我做了一些研究,我发现女人平均每周去一次超市或药店,每六周去一次女性专卖店或仓储商店。所有好的袜子、连裤袜都在仓储商店里卖,超市和药店里卖的都是垃圾。

恒适这家公司推出了这件产品,有各种尺寸,非常贴身,价格也非常实惠。这件产品大获成功,公司的股票成了我最大的持仓。

我一直担心,其它公司会开发出竞争性产品,差不多在蛋袜上市一年半之后,有一家名叫Kaiser-Roth的大公司推出了一款同类产品,名字叫NoNonsense,并且在超市和药店销售的时候就摆在蛋袜旁边。

我说,“我一定得把情况弄清楚。”于是,我就去超市买了48双不同尺寸、形状和颜色的连裤袜。我把这些袜子带到办公室,给每个人发一双,我对大家说,“回家穿穿看,然后告诉我蛋袜和NoNonsense相比哪个更好。”几周之后,人们告诉我,“蛋袜更好。”这才是基本面研究。

所以,我坚持持有恒适,这只股票涨得很好,后来被ConsolidatedFoods收购,后者现在的名字是莎莉集团,恒适是它非常好的一个子业务。假如恒适没有被收购,它有可能是一只30倍股,而不是10倍股。

投资者应该如何思考与应对股市?

PBS:牛市在1982年发轫,当时的环境让人吃惊吗?

林奇:1982年是美国非常可怕的一个时期。二战之后,我们经历了9次经济衰退,1982年是所有这些衰退中最严重的一次。当时通货膨胀率高达14%,基本利率20%,长期政府债券的收益率是15%,情况非常糟糕。

当时的经济状况真的是处于自由落体状态,人们确实非常担心,“美国经济难道就这样没希望了吗?我们到底能不能遏制通胀?”有许多时候,情况扑朔迷离,这时候你必须要对自己说,“我有信心,我相信股票,我相信公司。他们能控制通胀。

现在是反常情况。两位数的通胀是罕见的事情,不会经常发生。”事实上,我们的一位投资人写信告诉我说,“你有没有发现你投资组合中一半的公司现在都在赔钱?”

我查了一下,发现他说的是对的。但我对此做好了准备。我的意思是,“一旦经济恢复正常状况,这些公司就会有很好的表现。以前的所有衰退我们都成功渡过,没道理这次就走不过去。”后来经济摆脱了衰退,而一旦我们恢复正常,股市就开始上扬。

PBS:没有人告诉你将发生经济衰退?

林奇:要是能知道什么时候发生衰退就好了。我不记得有谁预测到1982年我们的通胀率将达到14%、失业率达到12%、基本利率高达20%,这一年的经济衰退是大萧条以后最严重的。

我不记得有谁曾经预测到上述任何一点。衰退就这样发生了。经济状况就是那样,非常糟糕。我不记得有谁告诉过我会出现这些状况。所以,所有这些东西我都不担心。我经常说如果你每年在经济上花13分钟,你就浪费了10分钟时间。

PBS:人们应该想什么?

林奇:人们应该想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不是预测未来。如果你持有汽车股,你应该对二手车的价格非常感兴趣。如果你持有铝业的股票,你应该对铝的库存非常感兴趣。如果你持有的是酒店类股票,你应该考虑有多少人正在建造酒店。

这些都是事实。人们喜欢谈论未来将发生什么,或者经济衰退的平均持续期是两年或天知道是多少年?没有任何理由证明某次经济扩张不可能持续更长时间。

我的意思是,我考虑的是事实,而不是预测未来。预测是水晶球之类的东西,这行不通,徒劳无功。

PBS:小散户在股市上和大机构玩有获胜的机会吗?

林奇:人们总是说小散户在股市上没有获胜的机会。这有两个问题。首先,我认为小散户有获胜的机会,第二,问题是不论他们是否觉得他们有没有机会,他们还是投资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他们如此深信自己在股市上没有获胜的机会,他们应该以不同的方式投资。

小散户在投资方面和在其它方面的做法不同。他们买房子的时候会很认真,考察周边的学校和街区以及排水系统等等。就算是买一台冰箱都会做一些功课。可是他们在投资上不一样,听到一只股票就立即买入,结果他们得到的回报证明小散户的股市上的表现很可怜。

如果你在购买汽车或房子上犯了错,你不会将这个错误归咎于职业投资者。但是如果你的投资研究没有做到位,你购买了没有销售收入、没有利润、财务状况非常混乱的股票,后来股价下跌,你却说,“这都怪职业投资者的程式化交易”,其实这是因为你没做功课。

所以,我劝人们,他们可以在股市上投资,可以获得很好的回报,但他们必须要作一些事情。

PBS:谈谈择时。

林奇:市场本身很不稳定。20世纪已经走过了95个完整的年头,现在是1996年年中,股市下跌了近10%。

在到目前为止的95年里,我们一共经历了53次跌幅超过10%的下跌,不是有53年下跌。市场可能在一年里上涨26%,然后出现了10%的回调。也就是说,95年里出现了53次下跌,平均每两年发生一次。

在这53次下跌中,有15次下跌的跌幅高于25%。这么高的跌幅就是熊市。所以,在95年里有15次熊市,即差不多每六年就会遭遇一次大跌。

好像没有人知道股市什么时候下跌,至少如果他们知道,他们也不会对任何人讲。我不记得有谁做的市场预测正确的次数高于一次,但人们做了许多预测。所以,下跌是会发生的。

如果你在市场,那你一定要明白市场是会下跌的。每隔几年市场就会出现10%的回调。回调是迅速亏许多钱的委婉说法。熊市是跌幅达到20-30%的下跌。这些是会发生的,至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没有人知道。如果你不能承受这一点,你就不要入市。

你的投资期是1年还是10年或20年?如果你现在投资股市,目的是一年后为念大学的孩子支付学费,这样的投资是很愚蠢的,这和在赌场里面赌大小一样,因为股市在未来一两年会怎么走,你不知道。

在股市上,时间对你有利。在股市下跌的时候,如果你有钱,你不担心下跌,你就可以加仓,你不应该担心一时的下跌。你应该担心的是10年、20年股票会怎么样。

PBS:如果你在1966年投资股市,需要15年才能回本。

林奇:股市在19661982年间持平。但你还是获得了股息,所以你的投资回报率依然是正的。除了1920年代,这是20世纪股市回报率最差的一个时期。

所以,尽管股市盘整了10年,但公司依然在派发股息,有些公司的股息还提高了。你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是,“公司未来的利润会如何?”

从历史经验看,公司利润平均每年增长大约8%。利润每年增长8%,9年就会翻一番,18年就会翻两番。在过去25年里,公司利润增长了6倍多一点,股市上涨了6倍多一点,股息收益率在2%到3%之间,所以每年的股市总回报大约是11%。

长期来看,公司利润和股市回报之间的相关性高得匪夷所思。所以,你必须要问,“1020年后会发生什么?通用电气、微软、强生等公司10年后的利润是否将比现在高?我认为是的。未来是否将出现联邦快递、康柏电脑这样的新公司?我认为是的。”你要投的就是这样的公司。

人们把全部时间都用在想“我应该在一年中的什么时候投资?”这么做太浪费时间了,没用。我曾经做过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这是一次很好的训练。在19651995年的30年间,假设你的运气极好,每年都能抓住当年的最低点,并在最低点上投入1000美元,这么做30年的年均复合回报率是11.7%。

反过来假设有些人运气奇差,连续30年每次都在当年的最高点入市,他们的年均复合回报率是10.6%。在一年的最低点和最高点投资所产生的回报率差别就这么多。

还有一些人在每年的第一天入市,这么做的年均复合回报率是11%。抓住最高点和最低点的概率几乎是零,可人们却投入了大量的时间试图摸清市场的走势、应该在一年的哪个时点买入。这么做太不值得了。

PBS:难道他们就买入并持有吗?

林奇:如果他们有信心,并且不着急用钱,他们就应该买入、持有,然后在市场下跌的时候,加仓。如果每次市场下跌10%,你都加仓,你的回报将比11%的平均值高。

人性在过去5000年里一直没变,人们的情绪还是在贪婪与恐惧之间摆动。市场上涨的时候,大家都不担心。一旦市场突然有个风吹草动,人们就开始紧张。

PBS:事实是,在我们生活的美国,许多人觉得他们没有选择,他们不得不入市。对于这些人,他们应该怎么投资?

林奇:如果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够高,无法承受市场的波动,他们真的就不应该进入市场。他们可以投资货币市场基金或者购买国债。

我认为,未来2030年里,国债的回报将没有股票高,但长期来看依然高于通货膨胀,因此还是能让投资者获得正的实际回报。少赚一些总比赔钱好。

PBS:这些人应该如何教育他们的孩子,如何退休呢?

林奇:他们必须要提高储蓄。美国民众的储蓄不足。我们整个体系在这个方面都在倒退。

如果你借钱消费,购置家具,这些消费可以扣税,但是如果你存钱,你的储蓄则会被征税。所以,人们早就摸清了这个系统,他们知道储蓄得不到奖励。

我们的系统让人困惑。如今的资本利得税率是美国历史上最高的。日本的资本利得税率是零,但日本的储蓄率高达20%。我们必须要提高储蓄率。但没有人鼓励储蓄。

我记得我在大学里学过,储蓄等于投资。储蓄资金全都将转换为资本投资,资本投资将提高生产力,创造更多就业,改善生活水平。我们的储蓄不足,我们必须得提高储蓄,这是我们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PBS:许多人担心共同基金的压力为美国带来了伤害。

林奇:我认为是1981年和1982年的衰退敲响了警钟,不是股市,也不是共同基金的基金经理,是竞争,是各个行业面临的竞争。

以电信业为例。大约11年前,我们拆分了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将这个巨无霸分成了现在的美国电话电报公司以及若干家贝尔公司,11年前,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雇员人数是100万,每100个美国人里面就有一个人在电话公司上班。

现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和所有贝尔公司的雇员总数不足70万人,但他们处理的电话数量是以前的两倍、传真数量是以前的20倍、数据通讯量是以前的100倍、移动通讯量是以前的1000倍,但员工人数却减少了30%

这种情况对美国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难道美国电话电报公司雇用200万人才是好事吗?我觉得,他们以较少的员工做出了更好的工作是好事。

PBS:为什么?

林奇:这是竞争,因为我们的通讯系统的成本是全世界最低的。最重要的是通讯系统,不是高速公路系统,而我们的通讯成本是全球最低的,这有助于我们与其它国家进行竞争。

PBS:谈谈牛市开始之后的新股上市和资本流动。

林奇:很多人问我,“我投资共同基金的钱最终都流到哪里去了?”

过去三年里,新股上市募集了1000亿美元。这些全是新公司上市。这三年里一共有2500家公司上市,每个交易日超过了2家。

这些公司现在有了更多资金来购买设备、做研发,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也更稳健了,可以借更多资金。他们将雇用更多人手,创造更多就业。这些公司里面将出现下一个联邦快递。下一个康柏。美国的经济增长就是这么来的。

1980年代,美国最大的500家企业减少了200万个工作岗位。但我们增加了1800份工作。

这是一个贪婪的时代,但美国依然在这个十年里增加了1800万份工作。期间有210万家新企业开业。有些新企业后来不幸倒闭了,但他们平均每家企业创造了10份就业,这就是2100万份工作岗位。一些中等规模的企业长成了大公司。美国经济就是这么增长的。

今后两三年如果股市表现不错,市场上就会有大量的资金供新股募集。上市公司募集的资金不只是流入到富人的腰包,也进入到公司的财务部,被公司用来作研发。

现在很多的上市公司20年前都不存在。从1965年到1995年的30年里,美国增加了5400万份工作。

欧盟的人口比我们多一亿,但他们只增加了1000万份工作。欧盟的失业率高达10%,有2000万人没有工作。

我们太幸运了有这么多公司上市。美国的企业做得非常漂亮。美国的新股上市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它让我们投钱给中小企业,让他们成长。

PBS:你是否觉得维尼克由于投资者过去强调短期业绩而受到了无理指责?

林奇:杰夫·维尼克管理麦哲伦已经有四年多。在此期间,该基金打败了市场,也打败了其它80%的基金。所以,如果你投资了其它基金,你很有可能投资了表现不及麦哲伦的那80%中的一只。

过去9个月该基金的表现不是那么好,但这就像篮球比赛,比赛结束的时候比分是10585,你不能说,“第三季你们以3222落后,第三节是怎么打的?”我的意思是,考察基金经理的表现应以4年为宜。我觉得维尼克管理麦哲伦做得不错。

麦哲伦基金在莫里斯·史密斯、杰夫·维尼克和鲍伯·斯坦斯基做基金经理的时候全都跑赢了大盘,现在的问题是,它能不能延续这种成就。麦哲伦如今的规模是500亿美元,这是很大的一个数字,但占市场市值的比重依然非常小。

纽交所上市的所有公司的总市值是5.5万亿美元,场外交易上最大的100只股票的总市值是1万亿美元,国际市场上最大的两百只股票的总市值是好几万亿美元。

我的意思是麦哲伦的规模不算小,但在可投资的市场中的占比还是很低。为了打败市场,你要做的就是在标普500里面找出最好的一百只股票,然后在标普500指数之外再找几百只。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订阅号“聪明投资者”2018330日(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篇编辑:王昌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