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内斯·普夫鲁格:我早已心属中国 - 水果奶奶高手论坛

约翰内斯·普夫鲁格:我早已心属中国国际

2018-06-25

在中德双边交流中,杜伊斯堡市无疑是重要的一员。早在1982年,也就是改革开放政策实施四年之后,杜伊斯堡市就与中国武汉市缔结了友好城市关系。自此之后,这座位于德国鲁尔区的城市与中国的关系开始迅猛发展。如今,杜伊斯堡已成为中国企业的重要投资目的地和物流枢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与中国院校在学术交流领域也取得了丰富的成果。

德国前联邦议员约翰内斯·普夫鲁格(社民党)自2016年起担任杜伊斯堡市中国事务专员。在接受人民网专访时,他与记者就德中双边关系、友好城市合作以及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重大意义等问题进行了交流。

人民网:普夫鲁格先生,您曾任德国联邦议院德中议员小组主席,现但任杜伊斯堡市中国事务专员。您是如何与中国结下这份情缘的呢?

普夫鲁格:杜伊斯堡是第一个与中国城市缔结友好关系的德国城市。1992年,我曾与时任杜伊斯堡市长的柯林斯(Josef Krings)先生一起前往武汉参加友好城市关系缔结10周年庆典。不过,我对中国产生兴趣的时间其实还要更早,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当时的中国还没有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在担任州议员期间,我曾在海因里希·赫兹基金会学术委员会任职,促成了许多年轻的中国学生通过奖学金项目来德留学。中国学生的勤奋和语言天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中国在邓小平先生的治理下不断地对外开放,这个进程令我钦佩和仰慕。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曾把邓小平称作20世纪最伟大的领导人。受此影响,我越来越关注中国。进入联邦议院后,我曾在外事委员会任职。当时有人询问我的工作重心在哪里,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是东亚,尤其是中国。

人民网:您目前担任的中国事务专员是一个设立不久的岗位。设立这个岗位的目的是什么?您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普夫鲁格:2013年,67岁的我以年龄原因主动退出了联邦议会。我一直提倡联邦议员应当关注自己的年龄和精力是否适合继续任职的问题。退休后的某一天,杜伊斯堡市长林克先生找到我,他说:“我希望您能担任我们的中国事务专员。您已经从事了那么多对华工作,这个职务对您来说完全算不上什么额外负担。”应该说,我从事的对华工作远比市长所说的更多,比如我还担任了杜伊斯堡-埃森大学东亚学院东亚学委员会主席和孔子学院德方领导成员等。此外,我还收到了无数涉华机构的任职邀请。我之所以接受林克先生的邀请,是因为在我看来,他是第一位真正意识到加强对华关系会为杜伊斯堡这座城市带来发展机遇的市长。

我本想利用退休后的闲暇时间写几本书,不过还是接收了这个职务。我提出将该职位定性为名誉职位,与行政体制没有隶属关系。我只需要一间办公室和一位助手即可。

我的日常工作在合同中有明确规定。我在公开场合代表市长处理一切涉华事宜,当然,市长亲自出席的情形除外。举个例子,有中国客人来访的时候,我会在市政厅主持仪式,代表我市欢迎这些客人。我还要参加各种活动,接受访问以及组织会议等等。此外,我也负责为政府提供涉华政策咨询。总之,一切涉及中国的事务都是我的分内职责。

人民网:杜伊斯堡对华交往历史悠久,早在1982年就和武汉市结成了友好城市。当时的初衷是什么?为什么选择了武汉?

普夫鲁格:1972年,德中正式建交,比美国还早好几年。建交后,经贸合作自然成为重要话题。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增长迅速的市场,并且当时的劳动力成本也非常低。这些对于德国的工业界来说都是难得的机遇。克虏伯、蒂森等一些来自杜伊斯堡的企业对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上世纪80年代,蒂森公司在武汉成立了第一家在华分公司。此后,工业企业向市政府的高层表达了与武汉结为友好城市的意愿。

我前面提到过,前总理施密特对华十分友好。他曾向杜伊斯堡市政府转达了支持与中国城市结对子的口讯。时任市长柯林斯也乐于开展对外交往。于是,杜伊斯堡与武汉结为友好城市的计划就这样确定了。

除了市长和几位政要外,我市的首个访华代表团主要由大批企业家组成。后来武汉市回访的时候,代表团也包括了许多国企领导。经过两轮互访,两市终于签订了友好城市条约,其中包括大量经贸合作内容。

随着双方关系近些年的不断发展,合作内容也从经贸合作为主转向多样化合作,涉及行政管理、图书馆、环保、文化、体育、教育等领域,双边友好基础不断扩大。

以上那段历史是我理解的两市交往的第一阶段,德中双边关系的发展整体上也与之相似。双边交往的第二个阶段始于中国人开始探索和了解德国的时候。首当其冲的是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两国互联互通的项目,例如渝新欧铁路。这当然也是世人皆知的“一带一路”倡议的组成部分。

德中交往的第二阶段有一个标志性的事件:2014年3月2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到访杜伊斯堡市,并亲自迎接首列货运列车抵达。当时每周只有两趟班列往来于中国和杜伊斯堡,如今已经增加到了每周25趟。中方已经宣布计划在未来的两年将班次翻番至每周50趟左右。

人民网:中德在经贸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在其他日常领域的合作情况也请您介绍一下。

普夫鲁格:我认为目前杜伊斯堡的对华关系已经进入了第三个发展阶段,我将其称为“满溢阶段”。除了在港口进行物流作业外,在市中心也开始举办与中国相关的活动了。目前已有70家中国企业在杜伊斯堡设立了分支机构。

双方在文化领域的交流日益增强。2015年,我曾组织八位中国艺术家来杜塞尔多夫举办展览。今年6月10日,中国艺术家徐冰将携作品来我市展出。他的电影《蜻蜓之眼》曾在渥太华展映,我对这部作品评价很高。

在教育领域,除了校际日常交流外,双方也加强了职业培训方面的合作,例如烘焙和厨艺技能培训。为了推进合作,我曾与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的海贝勒教授(Prof. Dr. Heberer)一同造访武汉商学院,并在杜伊斯堡举办了宣讲活动。

我们计划在今年秋天重新修订与武汉市的友好协议。新协议中将加入强化研究领域合作的内容。例如,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将与武汉的高等院校共同启动一个关于丝绸之路作用的评估项目。

两市交往还包含定期的代表团互访、旅游合作等,且范围不断扩展。目前正在商谈的一个合作项目是在足球领域,杜伊斯堡俱乐部有意邀请一位中国教练员赴德培训。

另外值得一提的还有杜伊斯堡中国商务联盟(CBND)。该联盟成立于2016年,准备工作历时半年左右,得到了杜伊斯堡工商界的大力支持。这是一个协会性质的组织,成员还包括教育界和文化节的代表。

人民网: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政策,也许就不会有杜伊斯堡市和武汉市的合作。今年是改革开放政策实施40周年,您如何评价这一政策呢?

普夫鲁格:在国际社会,中国赢得了良好的声誉。最初的时候,外界只是把中国当作一片广阔的市场,外加低价石油。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在中国设厂兴业,中国逐渐成为经济强国。如今,中国已成为经济领域的一极,同时也带来了政治实力的提升,国际影响力越来越重大。此外,中国在联合国也成为举足轻重的一员。

与实力增长相伴随的是责任的提升。中国必须参与联合国的国际行动,目前也的确是这样做的。中国引人瞩目的发展策略虽然也招致了欧美的批评声音,但它为其他国家、特别是广大非洲国家加快发展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

中国愿意与欧盟和德国深化战略伙伴关系。德中两国联系日益紧密,目前已建立了近70个对话机制和定期政府间磋商机制。

关于未来的合作,就要说起“一带一路”倡议。谈到这个问题,我必须要对欧盟提出批评。到目前为止,欧盟不但没有能力或者说还没有意愿明确对这个倡议的立场和态度,反而却去批评中国推行的“16+1”合作机制。另一方面来看,中国在实施投资项目的过程中也不仅仅是取得了经济上的发展,同时也推行了中国规则。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通过不断的投资,最终可能会实现中国规则和中国秩序的建立。

人民网:最后请您展望一下未来杜伊斯堡对华合作的发展前景。

普夫鲁格:我想到今年五月份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披露的信息,其中将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和德国的杜伊斯堡港列为中国最看重的旗舰港口。

另外,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和德国工商大会在调研报告中共同将北京—雅加达—杜伊斯堡—达累斯萨拉姆轴线地区作为短期投资的推荐目的地。报告同时称,这一轴线地区也值得中小企业进行长期投资。

杜伊斯堡的经济发展机遇也获得了其他独立机构的积极评价,我们自然应当充分利用这一优势。

在文化领域,我一直致力于推进职业培训合作。为此,我正与武汉、北京、成都、杭州等城市积极联系。双方的文化交流涵盖了各个层次,例如杜伊斯堡市的一所中学正在筹划开设汉语课。

杜伊斯堡市每年都会庆祝中国春节,目前已成为北威州规模最大的中国新年活动。从今年夏天开始,三个鲁尔区的城市科隆、杜塞尔多夫和杜伊斯堡将联合举办中国节。活动在三个城市轮流举行,首先在杜塞尔多夫,明年在科隆,2020年在杜伊斯堡。

其他计划中的交流活动还包括高校会议和德中经济日等。

在筹备这些活动的时候,我们非常看重与中方的对等交流。涉及科技合作的时候,还要特别注意专利保护。当然,德方也需要遵守规则。我特别要强调对等交流,在文化领域同样如此。

 

(责编:刘洁妍、杨牧)

阅读延展

1
3